理论学习

【视点关注】我是维吾尔族,但我并不信仰伊斯兰教!

发布时间:2018-10-30浏览次数:419

我是维吾尔族,但并不代表伊斯兰。为什么写这样的一个题目呢?是因为前两天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觉得很有必要写这样一篇文章来表明我作为党员干部的立场,跟宗教划清界限,坚定我的政治立场。此外,我还想通过这篇文章来简述一下我所认为的维吾尔宗教和风俗习惯的关系,即:维吾尔并不代表伊斯兰教,更不能认为我是维吾尔族就必须信仰伊斯兰教。

事情是这样的:前两天社区拿来一张表格让我们填,其中一栏里宗教信仰问题,我毫不犹豫地准备在那一项打勾,正准备打勾,我邻居突然制止我说:你是维吾尔族,应该在伊斯兰教那项打勾。听到他的话,我突然想:我是维吾尔族,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在宗教信仰中的伊斯兰教选项打勾呢?更何况我是一名党员。

是,我是维吾尔族,这一点不可否认。我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父母虽然是农民,文化程度不高,但是我们家的宗教氛围不是很浓厚,家里从来不谈论宗教方面的话题。我父母年轻时也从来不去清真寺,家里更不用说做乃麻子了,而前几年开始去清真寺,是因为周围的社会舆论和压力的原因。因为,维吾尔社会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到了一定年龄后你还不去清真寺的话,周围的人都说:孙子都下巴那么高了,还不去清真寺吗?还不做乃麻子吗?迫于这种社会舆论的压力,很多人勉强去清真寺,其中还包括一部分离退休的党员干部。

在这种家庭的条件下,在对知识的渴望和推动下,父母虽然很辛苦,但还是把我们几个子女都送入了大学校门,让我们成为了国家公务员。在家庭的影响和良好的教育下,我们兄弟几个都没有学过《古兰经》,甚至连翻都没有翻过一页,怎么做乃麻子都不知道。那大家想想,我虽然是维吾尔族,会成为伊斯兰教徒吗?当然不是,作为党和国家培养的少数民族干部,就和八千多万党员一样有共产主义信仰,心里装满着对党、对组织的感激之情。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前,在全疆党员干部集体发声亮剑,坚决向三股势力,现在是该站起来说话的时候到了,发出亮剑,表明立场的时刻到了。

我要给那些打着宗教幌子,利用和欺骗信教群众朴素的宗教感情,大肆歪曲篡改宗教教义,干扰、胁迫普通信教群众的生活习惯的三股势力说:我是维吾尔族,但并不是伊斯兰教徒,我没有去过清真寺,也不会做乃麻子,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也是一名普通的国家干部。

虽然,我不会做乃麻子,也不会念古兰经,但是我比你们仁慈多了。小时候每到水渠里看到掉在水里的蚂蚁都一个个捞上来;在电视上看到感动的画面,我会不知不觉中落泪;看到街上的乞丐,特别是残疾得乞丐在乌鲁木齐的大冬天坐在那里,心里非常地难过,我会尽力施舍。但是,你们打着《古兰经》的旗号,制造恐怖袭击事件,滥杀无辜百姓,破坏社会稳定,还说什么进天堂。天堂的大门能为你们这样双手毫无人性、双手沾满鲜血的人打开?留给你们的只会是十八层炼狱。

我是自治区一名普通的公务员,工作和生活上都跟汉族同志共事,也会经常一起吃饭,在生活当中我确实讲究一些东西,但这并不代表我信伊斯兰教或者是伊斯兰教徒,因为伊斯兰教和一些民族风俗习惯在很多方面都有融合。我出生在一个维吾尔族家庭,生活在维吾尔族这个族群里,十几年里养成的生活习惯一时半会儿可能难以改变。我讲究,并非是伊斯兰教徒,而是我的生活习惯问题。

作为党员干部,我有一颗忠诚于党、感恩于党的赤子之心,有着对共产主义信仰。总有一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站起来了,我希望更多的像我这样的同胞们敢说自己的心声,跟宗教极端彻底划清界限,在三股势力面前敢于亮出宝剑,走向光明,走向文明。希望大家能够像勇士一样站出来,在全社会逐渐形成爱党爱国的坚强力量,面对面与那些传播宗教极端思想的人作斗争,把三股势力的嚣张气焰打压下去,形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局面,让他们没有无藏身之地,建设一个开放、和谐、法治、文明的现代化社会。

维吾尔族是非常淳朴、善良的民族。在良好的家庭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大多数孩子长大以后也非常的善良、懂事、懂得感恩。但是一些孩子融入社会后就因为思想上的不成熟,明辨是非能力差等原因很容易受到宗教思想的迷惑,人生观和价值观发生了变化。所以,拯救维吾尔社会的最好办法是广大学者和党员干部能凝聚力量,对三股势力发声亮剑,带头与三股势力作斗争,当好领头羊,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带着在黑暗中挣扎的维吾尔族走向光明大道。此外,在向三股势力发出亮剑的同时,公务员、教师等体制内党员干部也要勇敢地站出来,跟宗教划清界限,把宗教思想控制在清真寺的里,坚决制止宗教的无限制的蔓延,坚决限制宗教对世俗社会的影响。我们每个人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建设和谐美丽家园,开创一个开放、和谐、法治、文明的维吾尔族现代化社会。

作者:伊力哈木·热依木,武警黄金第八支队。